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中国画在线艺术家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春风得意马蹄急 一日看尽齐鲁花 ——观齐辛民马年画马  

2014-03-10 21:42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风得意马蹄急 一日看尽齐鲁花 ——观齐辛民马年画马 - 中国画在线艺术家空间 - 我的博客
 
春风得意马蹄急 一日看尽齐鲁花 ——观齐辛民马年画马 - 中国画在线艺术家空间 - 我的博客
野马无缰
 
春风得意马蹄急 一日看尽齐鲁花 ——观齐辛民马年画马 - 中国画在线艺术家空间 - 我的博客
飞奔 


 千  黛

    爱马的人说,马是上天赐给人类的礼物。在所有的动物之中,马是最优雅聪慧的动物。马帅气而优美、善良而忠诚、刚毅又坚强……这些美好的词汇还不足以概括马的品质。马的精神要用内心认真地去体会,甚至要和马融为一体,才能领略它的灵性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人们将马的精神和民族精神自然联系,其所象征的龙马精神更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写照。今天,在实现民族复兴的壮丽征程中,在改革发展的火热实践中,在全民族同心共筑“中国梦”的过程中,马的精神更是与时代精神高度一致。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几千年来的民族精神正幻化成一匹嘶鸣的骏马,在实现“中国梦”的征程中一路奔腾。

    马年伊始,特别喜欢大家见面一抱拳,说“龙马精神”的场景。个人非常欣赏这个词,充满想象,一入脑际,便觉精神百倍;再脱出唇齿,听者和说者,立时都昂首挺胸,仿佛要生出四蹄,龙腾马跃。

    龙马,据说是一种像龙的马。其实,仔细审视中国神话中的超能力生物龙,龙头的想象来源就是马头。原来龙是想象版的马,马是现实版的龙。朱光潜先生说,人类必定要活在一个现实、一个精神两个世界的。所以,“龙马精神”的重点,不在龙像马,还是马像龙,而在我们要让自己的精神世界,像龙一样昂然阔首;现实世界,像马一样奔腾不息。

    这个马年,带给我教益的,是我国著名花鸟画大家齐辛民先生。已近八旬的齐先生,一向精于画猫画鸟、画羊画鹤。猫娇俏狡黠,鸟轻灵机敏,羊温柔憨痴,鹤清扬优雅。当然,他的素材,远不止这四者,齐先生从未停止对新题材新画法、新的艺术感知与表现手法的探索。几十年的艺术生命,一路坎坷,他不就是一匹奔腾不息的“马儿”吗?终于,这位壮心不已的“老骥”,用自己一路奔腾汇聚的才情,发乎其心,跃然纸上,创造出了自己的“马”。画自己心中的马,其实就是画他自己。从此,艺术史上,齐辛民又多了一张动人的肖像。

    古今中外艺术史上,无数马的形象:太阳神阿波罗的“火马”、海神波塞冬的“马头鱼尾兽”、卢俊义的“照夜玉狮子”、唐太宗的“昭陵六骏”,无不英俊伟岸、剽悍善奔。我国当代马画中,徐悲鸿的马俊逸潇洒、贾浩义的马敏捷矫健。而在齐辛民先生的马画中,除了以上这些马的特征,我还看到了前所未有的东西,令我怦然心动:野!他的马脱去了神化,也脱去了人化,纯然天然,野马无缰。无缰,难道不是马的最好状态吗?要画出马这种状态,线条、笔墨、构图、技法,当然需多方考究,但能画出马这种状态,最根本的是一个艺术家“钻进去”,苦修多年之后,了然于心,欣然于笔的“随心所欲不逾矩。”笔底功力是马的筋骨,胸中丘壑是马的神韵。马,天然,不求建功;人,天然,不逐名利。奔跑,只为了享受生命的活力;画画,只为了饕餮艺术的清芬。

    生物界,野的东西一定好,因为它不被培植、不被嫁接、不被驯化、不被驱使,是大自然的宠儿,有个性、有自我,不从众、不随波。据科学数据,普通马64个染色体,野马却有66个染色体。但物以稀为贵,野马曾出现过濒危绝境;袁隆平历尽艰辛,才寻到一棵造福13亿人的救命稻草。野马如此,野稻如此,真正个性鲜明的艺术家也是如此。绝世名伶的好戏,有一个铁律:演什么就要将自己变成什么,久久不能“出戏”。我不知,外表温良敦厚、形象憨实拙朴的齐辛民先生,内心深处“野”了多少年,才厚积薄发,喷涌笔墨,画出了一系列与其“心有戚戚焉”的野马组图,久久不能停笔。

    《飞奔》:两匹向左奔去的清隽马儿,一个埋头疾进,一个昂首奋蹄,马头、马身、马蹄的嗒嗒力感,鬃毛、马尾的飒飒动感,让观者的我两耳生风。如果《飞奔》是电影的远镜头,《旷野驰骋》就是特写;如果《飞奔》是慢镜头,《旷野驰骋》就是快进:你看这两匹正在享受奔腾的野马,来不及分析它们凌空的步伐,那飘扬不羁的鬃发,已如猎猎旗帜,扬起了滚滚红尘;不知它们跑了多远,却如天马行空、骏足追风。倘若上战场,任何一匹,都足以威凌八阵。

    《无缰野马任自由》:两匹向右前方奔腾的马儿,恰似在途中看到了什么风景,突然慢下来扭头向左看去。这一慢一扭头的自由,让马儿脖颈上的毛飘向右边,潇洒惬意。《南渡北归》一书里,金岳霖曾评价民国某闺秀,言其散发着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雅的优雅”,拿来用在这里,这两匹马,有着“不知道自己有多自由的自由”。

    《野马无疆》:一红一黑两匹马,红马背立观者,黑马迎向画面前方,两马均剽悍不凡。设若将这两匹马送给李世民,套上辔头缰绳,红马一定可以“回鞍定蜀”,黑马一定可以“耸辔平陇”。幸运的是它们“野马无缰”,不用去安定巴蜀,平镇陇西,不用满眼血肉、骨垂沙场。它们,无缰才无疆,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,可以看任何想看的风景。

    最后一幅画,没有题名:两匹可能奔腾了一天的马,背立观者,悠闲地踱着方步、甩着马尾,倚天长啸、向日而歌。按“人如画,画如人”的说法,我猜想,画到这一张的齐辛民先生,已然在创作过程中有了“无缰亦无疆”的艺术心灵。其中况味,无以名状。名可名,非常名,索性无名。庄子曰:野马也,尘埃也,生物之以气息相吹……野马,无疑是一种生命力的象征。

    不知别的观者怎样,我从齐辛民先生的这些画里,居然看到了马儿是有表情的!无论是全墨笔的青眼,还是单线勾的玉眸,都透着一股淡然的笑意,不是骄傲气,不是英雄气,是生而为马,对自己“无缰亦无疆”完美生命状态的由衷喜悦和幸福。我喜欢我看到的这种表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